myself

我家婶婶有了马丁的属性(进击的男审+全员真寝当番)

      "主上,请问您起床了吗?我能进来了吗?"
       清早太阳刚升起不久,近侍长谷部先生一如既往地叫婶婶起床,但除了从房里传出来一两句呻吟和翻床声就不再有其他回应。
         "果然如此呢"叹,长谷部慢慢打开房门了口气"那么我进来了,主上"果然,打开房门便看到一个缩成一团的球
        "主上,起床了,今天烛台切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甜点"
        "恩,五分钟"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主,你怎么了,怎么声音那么低沉,是不是感冒了,您快起啦"。
         接着,长谷部便把婶婶从床里拉出。
         "干嘛啦,再让我睡一会啦,怎么了,部部,干嘛那样看着我,诶?我的头发谁给我剪了,还有,为什么感觉自己下体突然那么涨,是要来了吗,不过时间不对啊……
         "啊……!!!!"
          弄清状况的婶婶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这声尖叫叫醒了还在赖床的刀剑,把正在树上准备恶作剧的鹤丸下翻在地
         "怎么了,是敌袭吗?"几秒后门口就集满不少刀剑,不过没察觉到敌人的气息呢。
         咦,婶婶怎么变得不一样了,头发短了,长高了,还有,为什么下身鼓鼓的,不会是哔——吧?
         众刀男表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婶婶和刀男们齐聚在大广间
       狐之助的说法是因为灵力不稳定导致的改变
       "大将之前不就有过变成武术家的事例吗?现在变成男孩子可能也是因为那样,也许一天之后又会恢复正常?"药研说到。
        "变成男孩子是不错,但会伤害姬君的身体吗?"
这是新来的爷爷。
       "变成男孩子不就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吗?"这是元气满满的后藤。他的这句话得到了大家的赞许。
       "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人妻啊。"包丁不解释。
       "哦呀哦呀,吓到我了,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大将以后到底是去男浴还是女浴呢?还有如何解决上厕所的难题"鹤丸语出惊人,现场全部安静了三秒钟。
       "哈哈,不管男女,咱家都是无所谓的"
       "咔咔咔,坦然面对自己的性别也是种修行啊"
       在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审神者将自己裹在衣服里缩地更小,长谷部的脸也越来越黑。"够了,阿路基只是一天如此,再讨论的人直接压切啊!!!"
       "反正我只是个仿品而已"被被在婶婶的耳边说到。(其实被被是在安慰婶婶,不必为了暂时的男身在意,反正无论如何都有他这个仿品做垫底,无需担心)但婶婶并没有听懂,以为是句口头禅。
        这时从人群里传来一个声音:"如果大将变成男孩子,是不是就可以寝当番了。"
        全场又安静五秒钟,回想起了婶婶之前说的条件:"我是男孩或你们是女孩。"
        ………………
        ……………………
        ……………………………………
        似乎是这样啊,全员炸锅,这下的热烈讨论连长谷部也压不住了,婶婶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和flag不能随便立
        本能的想拒绝,但看到短刀们(五虎退)湿漉漉的眼睛和听到他们撒娇的请求,婶婶终于答应了晚上寝当番的要求
          会议结束后
          "长谷部,你过来一下。"婶婶躲在一角,神神秘秘地像长谷部说到
           "阿路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没什么,就是,那个,那个啦?"
           "?"
           "我想上厕所啦,现在怎么办?"
            只见长谷部的脸瞬间爆红,然后说到:"如果这是主命的话,我是可以帮主上的😳"飘花~
            看到长谷部这娇羞的模样,婶婶放弃了让长谷部帮忙的打算,总觉得让他帮忙后全本丸都会知道他帮自己哔——了。
            "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
            "不,主,我可以的,如果这些事都做不好还有何颜面侍奉主"一脸正直。
            "不,放弃吧,你还是帮我找几件日常服吧,我觉得我的衣服有点小了,对了,这是主命,快去吧。"
             最终长谷部一脸委屈地去拿内番服,喂,你干嘛一脸委屈啊,我还没说什么呢。
            从厕所里出来之后,婶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不只有第一次用男身上厕所的奇妙感觉,还有感觉到原来自己那么爷们(够了),以后和长谷部在一起的话肯定是攻(结束这个话题好吗,这是刀剑不是银他妈,会屏蔽的啊,混蛋)。
            穿上长谷部的内番服,婶婶开始视察本丸,原来个子变高是种这样的体验的,一眼就看到了打算给自己惊吓的鹤丸,于是换了条道,听到身后遗憾的叹息☺
到了马厩,帮助前田喂马,原来前田那么可爱啊。把小夜举起来方便他摘柿子,"其实我自己可以到"得到害羞的小夜一枚,去了厨房帮烛台切拿东西,啊,力气变大了呢,日常给爷爷锤肩
           "噗",一口茶喷出对不起啊,"爷爷,第一次用这个身体,没控制住力道啊"😱
           "哈哈哈,甚好甚好"
           "狮子王,爷爷先拜托给你了"     
        时间在众人的欢闹里过的飞快,很快就到啦夜晚,大广间里所有刀男齐聚一起,带着寝具,简直比开会还要热闹。
        "离睡觉时间还早,要不然我们干点什么事吧"髭切的提议(新来的)
         "不错啊,要不然将鬼故事好了"鲶尾提议
         "   算了,这个取消,没看到五虎退都要哭了吗,换个好了"
         "诶?我还想大展身手呢,看来不行了,要不然我们做一些可以变得兴奋的事吧"青江
       …………
        "我是说枕头大战哦~"
         "诶,不错啊,喜欢喜欢,快开始吧"说着小短刀们就开始了游戏,连带着一些喜欢热闹的打刀也加入了进去,比如陆奥守和和泉守之类的。
         "算了,大家不要闹啦,快安静,老人家禁不起折腾啊"话音未落,一个枕头砸在了婶婶脸上。
          "可恶啊,长谷部,给我打,回击啊"
          "谨遵主命,打谁?"
          "看到哪个打哪个,可恶啊,连主上都敢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hellow凯蒂啊"
          一场混乱的枕头大赛就这样愈演愈热,连一些本来不想参加的刀剑都拉了进来
          爷爷好手法,看你平时不靠谱的样子没想到一扔一个准,机动+1
          太郎本想拦着次郎,但一个枕头飞砸向他,迅速一躲,生存+1,机动+1
          次郎和萤丸开了挂一打三,普通刀根本招架不住,在枕头大战里所向披靡,打击+1
       "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够了,全场你玩的最嗨了好吗?大俱俐,傲娇+1
       " 就算是个仿品也不能这么对我"被被反击,大胆
+1
        "笼中鸟也是会反击的呢"宗三,崩坏+1
         "咔咔咔,和众人一起玩耍也是种修行呢"咔咔咔
修行+1
         咦,髭切,你不要把书当初枕头扔啊,会变成凶器的😱,住手啊,髭切,腹黑+1
         在欢闹过后,婶婶体力不支,最后睡着💤
        " 呀呀,终于让主上开心了呢"鸣狐的小狐狸说到
        "好梦哦,大将"药研
        "希望主上以后也可以这样陪我们玩"秋田说到
        "第一次看到主上的睡颜啊,真是毫无防备啊"
鹤丸说到。
         "这样,喜欢主上"小夜。
         "好了,不管怎样还是送主上回去吧,如果第二日又变回姬君的模样,实在是太失礼了"爷爷最后说到。
          "原来大家都那么一本正经么"青江。
          "主上着凉的话就不好了,还是送她回去吧"烛台切说到。
          "啊啊,需要我帮忙吗?可以的哦"次郎说到。
          "不了,主上还是由我亲自送回房间"长谷部表示不会把主让给任何人。
         虽然还想和主一起,但为了主的名誉还是让长谷部送主回房。剩下的事情如打扫之类的杂事由蜻蛉切,御手杵和一些小短刀们处理。
        送婶婶回房后,长谷部坐在婶婶的旁边,看着她的睡颜后在她头上落下一吻:"おやすみなさい",然后退出了房间。

        一夜好梦

        第二天
       "咦,原来我在房里啊,我还以为起来的时候会在大广间呢。"
        这时窗外传来一声鸟叫
        "今天的天气真好呢"。😊
      

         长谷部的内番服穿起来很舒服,被征收了。
         被被是个好孩子(上帝视角)
         自家的刀剑都是好孩子,真.正直,假.不靠谱
       
       
       

评论

热度(5)